+VE思—— 打機成癮(二)

  舊同學沈美找我吃晚飯,原來她的兒子只顧打機,學業大退步。她沒收手機,兒子茶飯不思,常稱病不上課。

  「我覺得他玩遊戲機上癮了,有辦法醫治嗎?」沈美心急的問。

  作為醫生,我認為最正確做法,是她帶兒子見我,做一個詳細測試。不過她既然選擇了朋友式探詢,我也非正式跟她談談。

  「其實,是否有『打機成癮』這回事,或者說『打機成癮』能否說是一種病,在醫學界還是一件有爭議的事。」我說:「美國精神醫學學會的DSM-5(The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 Mental Disorders, Fifth Edition)並沒有把『打機成癮』納入正式診斷;而將在二○二二年出版的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版(IDC-11, International Classification of Diseases 11th Revision),已預告有gaming disorder這個章節。」DSM-5和IDC-11是兩個世界認可的精神病診斷標準,會與時俱進的更新資料。

  「為甚麼會這樣?」沈美喜歡學術討論,雖然心急,但願意按着我的思路去詢問。

  「這跟酗酒或吸毒不一樣。酗酒和吸毒,身體是會有警號的。酒或毒品,有一種令人上癮的化學成份,是客觀存在的。任何人,只要喝酒過量,只要吸毒,都會上癮;但打機不一樣,不是每一個人打機都會上癮的,即使上了癮,怎樣才算上癮?連續打機十小時?二十小時?每個人都不一樣。」我喝一口水,續道:「由於直到目前為止,還沒有足夠證據指出這是一個病,所以也不會有資金去研究藥物。」

  「換句話說,沒有藥物可以把我的兒子醫好?」隨著我點頭回應,沈美跌坐在椅上。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