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病態賭博(一)

  「今天開始,可以停藥了。」高興得歡呼了一聲的,不是陳生,而是身旁的陳太。四十歲的陳生因工作壓力超出負荷,兩年前感到不開心,想自殺,幸好陳太及時發現問題,並把陳生帶來我面前。

  「但一個月後還是要覆診啊。」他們的笑靨,也讓我心情愉快起來。

  陳生離開診所之後,沒有隨陳太回家。他乘船到澳門,他跟陳太說,要到澳門傾生意,吃過晚飯才回家,但實際上他是去賭場。

  這是個秘密,不能讓陳太知道。

  船上有Wifi,陳生不忙打開馬會的APP。星期六的下午有賽馬,晚上有英格蘭超級足球聯賽。也查一查銀行戶口,把五萬元注入投注戶口內,買了幾場馬,幾場波,信心滿滿。

  下船後,他到賭場,阿輝在門口等他了。上次阿輝借了他十萬去賭,他輸了。幸好阿輝不計前嫌,願意多借他二十萬。有賭未為輸,只要今晚在百家樂賭枱上一展身手,不但一口氣可以還阿輝三十萬,而自己也會有數之不盡的進帳。

  原本一個月後才覆診的陳生,跟陳太在三日後在我面前出現,臉如死灰,我知道有事發生。「他抑鬱症病發了。」陳太冷着臉的說:「他賭錢,把我們二十年儲下來的積蓄都花光了,還欠了一屁股債。之後他說不開心,抑鬱症,要自殺。」

  「發生如此大的事件,不開心很正常。」我跟二人說:「但首先告訴我,賭錢是甚麼回事,何時開始?賭了甚麼?輸了甚麼?」

精神科專科醫生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