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偷窺(一)

  上回說到,我一天內所有病人,剛巧都患上「性癖症」(paraphilic disorder)。其實他們都有犯案的嫌疑,在保釋時候,辯護律師希望找位法醫精神科醫生替他寫一份精神健康報告,證實他犯案時精神病發作——這屬於辯護律師立場,但我們法醫精神科是中立的,會替病人診斷,精神健康報告會如實寫出診斷結果,有病就有,沒病就沒有。

  第一位進來的是阿成,二十六歲,已是第二次覆診了,經過今天,應可以寫這份報告。阿成被控遊蕩罪,其行為是偷窺:他在某商場女洗手間廁格內被捕。

  每次遇上這類案件,我都感到奇怪,為甚麼男士可以走進女洗手間,但見阿成的樣貌,就恍然大悟:他留有一把「黑長直」頭髮,頭髮柔順簡直讓我既妒忌又羨慕,只要戴上口罩,走進女洗手間,易如反掌。

  綜合所有資料,阿成走進廁格後,站在廁板上,從上方偷窺隔壁女士如廁。他說已不是第一次犯案了,只是首次被捕,原因是偷窺時不慎咳了一聲,雖然他立即停止偷窺,但受害女士呼叫,外面的女士幫忙報警,阿成無處可逃。

  有些人偷窺是因為性好奇,有些偷窺是因為癖症,阿成屬於哪一類?經兩次問診,我心裏有了答案,這次只想再次確認一下。阿成坐在我對面,垂着頭,我決定請他再說一次偷窺時的感覺。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