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偷窺(二)

  阿成因為在某商場女洗手間偷窺,被控遊蕩罪,他的律師替他做一份精神健康報告。

  有好些人認為在女洗手間偷窺的都是「變態」、有病,其實不然。有些人純因奇怪的性趣而犯罪,那就是一宗普通的罪行,不是精神病的問題。是性趣還是性癖,關鍵在於病人對自己這個行為,是否感到困擾。

  「第一次偷窺,是無意的。」阿成說他的偷窺歷史:「大概去年,表姐因為家庭問題來我家小住一星期,有一天半夜,她夜歸,洗澡時門沒關上,我在外面都看到了,一邊看,一邊自慰。之後念念不忘,但表姐卻走了。」表姐走了,但阿成的慾望卻燃起了,家裏沒人可以偷窺,怎麼辦?他想到公廁。

  於是,他嘗試走進商場的洗手間,情況比想像中順利,因為他喜歡搖滾樂,留了一把長髮,想不到在這個地方大派用場。他會選擇人流不多的時候入手,由於平日要上班,他會在星期六日的早上偷入商場的洗手間,最初純粹覺得興奮,但漸漸地感到困擾。

  「有一次,我約了朋友中午十二點吃午飯。我十點到了洗手間,大約預計十一點半要離開了,但我卻一直都不肯走,一直期待下一個進入洗手間的女人。最後,我一點才趕赴飯局,難看死了。」自此之後,阿成都刻意在中午約朋友吃飯,希望減少在洗手間出現的時間,但每次都經過他自稱「比死更難受」的掙扎,最後終於妥協,不再約朋友中午飯局。

  令他更困擾的是,有一次他差點被逮到。



精神科專科醫生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