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偷窺(三)

  阿成在商場女洗手間偷窺被逮到,律師懷疑他患了「性癖症」,請我替他檢查,並做一個精神健康報告供法庭參考。其實一個人是否有「性癖症」,與他是否感到困擾,有莫大關係。

  阿成每逢星期六日,都會到各大商場洗手間或公廁偷窺。留了一頭長髮的他,選擇一大清早進去,躲在廁格之中。有時,他會在廁格的上方和下方偷看,有時會拍照,回家看着相片自慰。但隨著偷窺的次數增加,他似乎愈來愈感到不滿足,逗留在廁格彷彿比任何事都重要,甚至因此而在接下來的正常社交中遲到、失約。

  「這太難看了,我不想被這種興趣支配。」阿成懊惱。可是,他控制不了自己,一直躲在廁格之中,直到有一次。

  「那次是在一個運動場的公廁,我離開時剛好給門外的一個男人喝停!他問我是不是進入了女廁,我說只是入錯了,但他不相信,要我給他看手機,否則報警。我心下十分慌亂,但不知那裏來的勇氣,大叫一聲『你癡線的』就轉身離去。幸好那男的也沒追過來,我也不知是甚麼原因。」

  這次事件給阿成很大的打擊,也覺得自己十分幸運,如果那男子堅持不放,後果不堪設想,他是大公司的中層人員,美好的前途正在等着自己,怎能因為這點奇怪的事而斷送?他決定停止這情況。

  「可是……」阿成歎息一聲。其實,如果遇上這種狀況,應該去找精神科醫生求助的,許多人以為靠自己意志力,但這是一種病,傷風感冒可以靠意志力的嗎?既然不可以,那麼「性癖症」也不可以。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