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 偷窺(四)

  阿成因為在某商場女洗手間偷窺被當場逮到,他的律師請我替他做一份精神健康報告。我正在聽阿成述說心路歷程,原來在此之前,他在一個運動場公廁偷窺也被一個男人發現,但他逃跑成功。之後覺得下次沒有這樣的幸運,決定停止偷窺。可是,這是靠意志力可以改變的話?

  如果是病,就不可以了。

  「大約有一個月,我停止了偷窺。」阿成說:「星期六來到,我會上網,看一些偷窺的片段代替。最初的一兩星期還可以控制自己的想法,但愈是看到那些偷窺的片段,就愈想去做,到了第三個星期,我跑到街上在商場女洗手間門口掙扎,第四星期已經放棄了,又走進了女洗手間。」

  阿成說完,歎了一口氣。之後,他忍受不了,曾去看醫生,醫生給他一些心理輔導,最初情況受控之後,他沒有覆診,那股心癮又來了。

  「是心癮,其實那種性興趣幾乎都沒有了,偷窺的時候也沒有自慰,只是純粹想看,想做這個行為。」除此之外,我發現在最後三個月,阿成也出現一些抑鬱症的徵狀。

  他明顯是有性僻症的偷窺,即使沒有性慾,都停不了。這病是沒有藥物醫治的,主要是靠心理專家的輔導,但抑鬱症則要用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

  我在他的報告中,寫了他是患了性僻症才犯案。最後如何判罪我不太清楚了,希望我的治療方法能夠幫助他,畢竟他自己內心也十分痛苦。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