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 露體狂(二)

  阿民在公園向女學生露體,被法庭判感化令。即使有案底,他仍然有犯案慾望。如果再犯,可能要坐監。阿民不想,他通過律師找我幫忙。

  我想知道他喜歡露體的源頭是甚麼。不是每個人都有一個明確的起點,但阿民想了一想,確切說了出來。

  「大概一年前吧。」穿上白色衞衣的阿民,深呼吸一口氣說:「我剛剛跟女朋友分手,有一天感到……有需要,在房中自慰。以往如果要做這回事,會鎖好門,但這次忘記了。在自慰中途,家中外傭姐姐突然開門,她看見我,嚇了一跳,急忙把門關上。但我卻在那一刻感覺到異常的快感,我沒有停止自慰……」阿民很勇敢地把私密行為告訴我,為的就是要治療。

  「這是第一次。之後有甚麼不一樣?」我問。

  阿民想一想後答:「之後,每逢自慰,都渴望外傭姐姐再次開門衝進來,所以我都故意不鎖門。對,第一次是無意的,之後是故意的。而且……」說到這裏,阿民停下來,我給他一個鼓勵的眼神,他說:「而且,我開始不關窗簾,我希望鄰居看到我……」

  「你知道鄰居在看?」我問。「不知道。」阿民搖頭。「那麼,你喜歡外傭姐姐嗎?」這個問題很關鍵,如果他對外傭有所企圖,那就未必是露體的問題。「不喜歡。」阿民答得斬釘截鐵。阿民不喜歡外傭,沒有幻想過與她發生性行為,但有讓她看到自己自慰的慾望,可以初步判斷是患了露體的性癖症。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