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露體狂(三)

  在公園向女學生露體、被法庭判感化令的阿民,仍有犯案慾望,所以通過律師找我幫忙。我初步判斷,他患上露體性癖症。從在家中自慰被外傭姐姐偶然發現起,他被人看見私處後感興奮,之後每次自慰故意不鎖門,或打開窗簾。事實是,外傭姐姐再也沒衝進來。

  「之後,又發生了甚麼事?」

  「之後……沒甚麼事發生,但我愈來愈想給人看,給一些陌生人看。我不知怎樣做,上了一些外國色情網站,竟然給我看到一些關於露體的群組討論,他們說了很多在街上露體的辦法,我感到……很刺激,很想嘗試。」之後阿民說了幾個在戶外露體方法,恕我在這裏不詳述了。

  阿民說的時候,戰戰兢兢,感覺他在掙扎。的確,那慾望並沒有完全戰勝了理智:「我很想去嘗試,但沒這個膽子。有許多次在街上都想按照外國網站提供的方法去做,但到最後都懸崖勒馬。回到家後又覺得自己很沒用,為甚麼不去做?露體而已,看到我的那個女生又沒有甚麼損失……但另一方面,我又知道這是一件不對的事,被人逮捕的後果很嚴重……」

  然後,阿民掙扎了四個半月,決定實行一次,最後被捕。

  露體的性癖症,最大問題是即使心理有多掙扎,也不會求醫。他們心底覺得,露體跟其他性罪行不一樣,不會傷害到人,但事實不是這樣。

  露體有可能對受害者有心理創傷。所以,如果不能自制,必須求醫。

  那麼,如何治療阿民?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