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露體狂(四)

  阿民在公園向女學生露體而被法庭判了感化令。他有向陌生人露體的想法長達四個半月,付諸實行,然後被捕。

  「我想醫治,即使曾被捕,但我仍然有想向他人露體的慾望。」阿民說着,有點徬徨:「我最初不認為要看醫生的,但如果被捕了,留有案底了,但我仍然心思思想做,那不是很不正常嗎?」

  其實,阿民太遲發現自己不正常了,在犯案之前就應該意識到。治療方法也是一貫的,用治療抑鬱症的血清素再攝取抑制劑(SSRI),以及找心理專家輔導。輔導的重點是心態。一般的露體狂患者都會覺得,他只是向人展示自己身體而已,相對於強暴、非禮等性罪行,跟別人沒有接觸,沒有侵犯,是很輕微犯案,甚至有些人根本不覺得是問題。其實他們缺乏同理心,不懂設身處地站在別人的角度去想,人家不會希望看到你的私處,無論這行為對人有沒有損失,並不代表人家會接受。

  不過,看到阿民的苦惱,我更加要觀察他會否有其他精神病,如抑鬱症等。有些情況似乎不適合放在阿民身上,但在其他露體狂患者身上出現,如我曾看見反社會人格、酗酒、戀童癖等徵狀。比如曾經有個案是在童年被性虐,留下陰影,長大後有露體的傾向。

  他們都是病人,背後各有故事。我的任務是去治療,還他們一個正常人生。阿民之後會怎樣,我不知道,但以我經驗,康復的機會是樂觀的。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