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妄想型性格障礙(二)

  志強因為新冠肺炎而home office,被樓上也是因為疫情而停學的孖仔吵得難以專心工作。有一天在電梯遇上孖仔和他們媽媽,輕輕責罵了他們幾句,然後他覺得對方報復性的發出聲音,遂到管理處投訴。

  志強站在管理員面前,但其實這已經是投訴後的第三天的事了。

  「邵先生,我們都到劉宅了解過,亦暗地裏觀察了他們一兩天,我發覺他們並沒有發出太大的聲音啊。都是一般的電視聲、煮飯聲、說話聲。」管理員一邊說,志強的臉愈來愈垮掉,太太真紀趕忙把他拉回家,但不成功,只見他跟管理員說:「你們都在針對我,人家孖仔很可愛就可以橫行,我一條『男人老狗』誰來可憐我!」管理員聽到都呆了半晌,真紀不斷向管理員賠罪,並大力拉走志強。

  志強深心不忿,回到家中又聽到樓上的聲音,憤怒得拍桌大罵。如是者又過了三天,志強按捺不住了,樓上孖仔的跑步聲讓他喘不過氣,集中不到精神,他拍一拍枱,站起來,拿出之前裝修用剩的油漆,加水,然後沿後樓梯跑上去,在人家門口倒油漆上去,一邊倒,一邊破口大罵。

  劉太太報警,他鬧得如此轟動,警察當然找到他,告他行為不檢和毀壞他人財物。輾轉之下,他來到我的辦公室,因為他需要一份精神健康報告,讓法官知道他犯案時的精神狀態。

  我給志強問診,並讓他做一些testing,初步判斷他患了「妄想型性格障礙」。由於我需要多一點資料判斷,我跟志強問診後,也想聽聽他的太太真紀怎樣說。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