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妄想型性格障礙(三)

  Home Office的志強,被樓上也是因為疫情而停學的孖仔吵得難以專心工作,竟然在他人家門倒油漆,被控行為不檢和毀壞他人財物。我要為他寫精神健康報告,讓法庭知道他犯案時的精神狀態。

  我初步判斷他患了「妄想型性格障礙」,但也想從他的太太真紀口中知道多一點。

  「那對孖仔,其實也不算很吵,說實在。」真紀嘆氣一聲,然後說:「很正常的聲浪,不會太騷擾,打開電視機就會蓋過了。但剛好那時是Home Office,志強比較敏感。」

  「妳並不認為對方故意,是嗎?」

  「對,根本不是那回事,如果故意,聲浪應該更大。」真紀說得斬釘截鐵。

  「這次是特別的個案嗎?還是,他常常碰到類似的事?」

  真紀想了一想,說:「說起來也是,他在街上很容易跟別人發生爭執。比如在地鐵,不小心碰到了,他總是以為對方是故意的。」

  「談談他的性格。」

  「他的性格,有時也真的很古怪。」真紀說:「他很敏感。十分敏感,在他在意的問題上。比如說,他是個『超級醋埕』,一般男人緊張妻子,害怕妻子跟其他男人太親密,所以不讓妻子單獨跟男人吃飯之類,很正常,是嗎?但他很誇張,我跟看更多說一句『今天天氣不錯』,他也會有所懷疑,覺得為甚麼我跟看更好像熟絡了!對,常把小事放大!不過,只要我解釋,他就相信了,沒再去深入懷疑。慢慢我也慣了,只要給他理由就可。」

  我再問多幾個問題,幾乎可以斷定,志強患的,就是「妄想型性格障礙」。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