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邊緣性人格障礙(一)

  偉進回到酒店,感覺很累。

  這裏是新加坡,今天一大早飛來公幹,抵達機場一刻,就面對客人,直到剛才關上酒店房門前,還跟客人哈啦聊天,真的很累,很累。

  他打開手機,發現一直都沒有轉去漫遊。不過酒店房有wifi,很快讓他連接世界,亦很快讓他感到大禍臨頭:WhatsApp顯示,有二千五百四十六個未讀訊息,他背脊冒起一陣冷汗。按入去,果然是女朋友曉欣的,他一直掃下去……

  「你到新加坡了嗎?」「BB,我知道你忙碌,你努力工作吧。」「喂喂?你為甚麼不回覆我?」「你不理我了,為甚麼?」「你是否跟第二個女人去?」「你現在風流快活,我很憤怒!」「BB,晚上七時了,應該回酒店了吧,回到酒店找我啊,我好想你。」「晚上九時了,你還不回復我,你信不信我死給你看!」「晚上九時十五分了,我真的會死啊。你不信嗎?不信嗎?」接着,竟然是一張𠝹了手的照片。偉進大驚,忙撥通視像電話。

  「欣欣BB,我今天忙了一整天啊……妳看,房間沒有人,單人房,沒有啊,去廁所看,沒有人,衣櫃都沒有啦……好啦,打開房門,妳看,走廊也沒人……」接下來,偉進問候曉欣的𠝹手,幸好已止血。

  很快,兩人對話又變回甜言蜜語。曉欣開心的談天,一直談到凌晨兩點,偉進才可以梳洗、睡覺,但翌日七點半就要跟客人吃早餐……

  曉欣波動的情緒不是第一次。他們拍拖兩年,一直忍受她的脾性。偉進忽然想,這會不會是病?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