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強迫性人格障礙(一)

  采文來到哥哥的房子,不禁嚇了一跳。這裏一個櫃,那裏一個櫃,櫃後又有櫃,櫃下又有櫃,總之全屋都是櫃,幾乎沒有空間讓人走動。但櫃多不代表亂,反而是整齊,因為每個櫃都分門別類,放了不同的東西,甚至她發現,有一個櫃是放小學和中學的課本,書本發黃和封塵,肯定廿年都未翻過。

  上星期,采文收到醫院電話,原來哥哥修文撞車入了醫院,人沒事,但腰部和腿部都撞傷了,要打石膏。采文跟修文並不算十分要好,修文現在四十歲了,采文則剛過了三十一歲生日,采文常覺得修文性格古怪,人又固執,常常跟爸媽吵過沒完,大學之後就一個人搬出去,兩兄妹除了過時過節,也少聯絡。

  一個半月後,修文出院,需要坐輪椅。采文在這期間,每天悉心照顧哥哥,兄妹感情竟然因為車禍而要好起來。「我搬到哥哥家照顧你,替你做家務吧!」采文自告奮勇,修文也欣然接受。

  那時采文並不知道,這不是一個令人愉快的經歷。

  采文「履新」不到半天,麻煩的事來了。

  「采文,你在做甚麼?」修文不友善的語氣讓采文也嚇了一跳,但她也不是嬌嬌女,立即嗆回去:「抹枱嘛,吃完飯不就要抹枱嗎?」「枱,並不是這樣抹的。你像汽車水撥一樣,那不就抹不到邊邊角角嗎?應該由左至右……」修文仔細的說,采文仔細的學,雖然心裏覺得奇怪,但采文想到哥哥負傷,還是努力去迎合。

  大概一個月後,采文約了我吃飯,因為這一個月期間,她被哥哥折磨到半死,究竟他們之間出了甚麼事?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