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強迫症(二)

  新型冠狀病毒肺炎,改變了生活。天天戴口罩,部份人留家工作,上班的一下班就回家,沒夜生活,跟朋友只能網上聊聊天,很久不見。人人如臨大敵,家中很多清潔用品,又有許多洗手步驟,務求一塵不染,拒病毒於門外。

  可是,這一份緊張,讓部份人患了病,不是中肺炎,而是強迫症,例如艾莉就是我最近的病人。

  「我覺得我有病,一定有病!」艾莉坐下來後,劈頭第一句就這樣說,語氣擔心不已。

  艾莉三十五歲,有一個丈夫、一個兒子,與工人一起住在一個五百呎的單位,過的是平凡生活。我問她發生甚麼事,健談的她一股腦兒的說出來:「自從疫情之後,我真的瘋了。我很怕很怕自己和家人染疫,所以一開始就留意許多防疫的資訊,買了許多口罩,也為兒子買了那些透明面具之類。而我最關注的,就是我的家。每次任何一個家庭成員回家,我都要他們在門外脫去鞋子,踏入玄關就要脫下身上所有衣物,然後立即跑到浴室洗澡。」

  聽來雖然有點誇張,但在疫情時期,小心一點也不用太過驚慌。但艾莉說,情況隨着時間愈來愈嚴重:「原本,我覺得在玄關脫去襪子穿上拖鞋到浴室就可以了,後來卻覺得這樣也玷污了拖鞋,就決定赤腳跑去浴室,然後叫工人立即拖地。」

  這的確開始有點吹毛求疵了。但艾莉好像還沒說完:「進去浴室之後,還有一些我想起來也覺得麻煩卻又不得不依從的步驟。」究竟艾莉有甚麼更困擾的事?我們下星期繼續。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