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強迫症(三)

  肆虐近一年的疫情,竟讓一些港人得了強迫症,艾莉是其中一人,卻不是唯一一個。

  為抗疫而改變生活習慣,不一定是強迫症。很多人會在門外脫去鞋子,噴好鞋底才進門。一回到家洗手是醫生的建議,也有人一回到家就洗澡,這都不一定有問題。但艾莉有些情況是讓自己感困擾的:「我回家之後,會立即洗澡。如果丈夫和小孩子先洗,我會自己站在玄關;如果是丈夫洗後,我也不准他離開玄關半步的。而待大家都離開玄關之後,我就會叫工人到玄關抹地,才安心。」

  這還不是最嚴重的,艾莉接下來的話,最令人擔心:「我去洗澡時,我十分害怕漏洗一些地方。於是,我給自己一些步驟:必須從頭到腳,順序洗。洗頭,一定要抓頭皮二十下,洗臉又要洗二十次,沐浴露必須沾滿全身每一個地方,然後每個部位又洗二十次,才沖水。有時上班太忙了,中間有些步驟可能跳過了,不太肯定,我都要求自己由第一個步驟開始重新做。我很怕疫情,所以一定要洗得乾乾淨淨。可是,時日久了,另一個問題出現:因為我洗得太多,皮膚敏感,部份地方更潰爛,但我洗澡時還是害怕洗得不乾淨,潰瀾的地方也要洗二十次……」

  艾莉幾乎肯定得了強迫症,其行為很典型。不斷重複某行為,這些行為有步驟,一忘記就從頭做起,且自己知道問題所在,但改不掉,感苦惱。不是疫情才有強迫症。下周談談強迫症的其他病徵。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