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強迫症(四)

  上期說到,因為疫情,有些人出現了強迫症。但其實還沒有疫情的時候,就已經有強迫症這個病,而我也曾接觸過不少這樣的病人,有嚴重的,有輕微的。

  最嚴重的要算是秀美,她是一個年約五十歲的婦人,她跟我說,她害怕會丟掉自己的DNA!她不知從哪裏得來的知識,說人的皮膚、口水會有DNA,這些知識固然正確,但她用不正確的心態去理解,以為只要有皮膚屑掉在地上,就會失去了DNA,她每走一段路,都會回頭望,看看有沒有掉下頭髮之類,一段短短的路程,她可能要走上半小時甚至一小時,其間來來回回,望着地面仔細檢查,嚇倒別人,也嚇壞自己。

  又有另一個年輕女孩名叫晞彤,她整天都覺得會有人綁架自己的父母,每隔半小時就打電話給父母以確認他們安全。但其實他們只是普通家庭,不是有錢人,也沒有仇家,父母被綁架的機會是少之又少。另有一個男病人叫威廉,他常覺得自己想跳樓,每逢跑到露台、山頂之類的高空地方,都有一種衝動會跳下去,甚至在飛機,也想自行把逃生門打開。當然他不可能這樣做,但自己就是會害怕。

  有一個情況比較普遍,較多強迫症病人都有這個問題,就是早上出門口上班上學時,極度害怕沒有把門關好,檢查很多次也不放心,有時入了升降機,落到大堂,就覺得門沒有鎖好,鐵閘沒有關好,然後一再回頭確認,花了一個小時可能也還未離開大廈。

  強迫症患者在求診前,都會嘗試自己把問題解決。如何做?下回再談,也會談真正的治療方法。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