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強迫症(五)

  上回說到,強迫症患者在求診前,都會嘗試自己把問題解決。這是十分正常的,因為那種強迫行為已經造成了自己的困擾,自然會自行尋找解決方法,可是大部份人的方法都是非理性的、並不對症下藥的,也解決不了問題的。譬如上次說常以為父母被綁架的晞彤,她每次有這個念頭的時候,都會用雙手拍打自己臉頰三下,意思是想自己清醒一點,不要去想。但這其實只是增加了拍打臉頰這個強迫行為,並沒有讓念頭消除。

  強迫行為一般會花病人十分多的時間,每天至少一小時,影響生活,病人感到不開心,甚至自覺抑鬱,才來求醫。求醫的時候,我都會請病人回想,這是不是他們第一次出現強迫行為。因為強迫症並不一定需要醫治,也有可能突然不藥而瘉,這是強迫症的特色,來無風,去無影,時好時壞,時有時無。說回最初那位因為疫情引發強迫症的艾莉,原來她十四五歲已經出現過強迫行為(十四五歲也是普遍最早病發的時期,而平均發病時間是十九、二十歲),那時她常常以為自己欠帶課本,上學前檢查一次又一次,後來她自己也不知道甚麼原因,在某個暑假結束後就沒有這個行為了。長大後也曾在每天出門前煩惱有沒有帶鎖匙,後來請了工人之後,強迫行為就自然消失了。值得注意的是強迫行為的徵狀是會改變的,如艾莉三次的強迫行為, 都是完全不一樣的。

  治療方法,除了心理專家的輔導,還會用選擇性5-羥色胺再攝取抑制劑(SSRI),有些情況也可能用到低份量的思覺失調藥。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