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囤積症(三)

  原本是治療女兒一心的抑鬱症,意外發現其母可能患上囤積症。一星期後,一心的父親阿九,帶同妻子嘉殷前來。

  嘉殷坐下之後,我發現她拿著一小張宣傳單張。「這是附近牛肉麵的傳單,你們一會兒去吃飯?」我問。「不,我們吃過飯了,只見那位小哥在派,才拿而已。」嘉殷回答。

  「她啊,甚麼單張都要,免費報紙三份,天天跑去港鐵站取,放在家中又不願棄掉,儲了一年量的免費報紙!」阿九對嘉殷的態度跟對女兒的態度不一樣,有點煩躁。

  「儲點報紙有甚麼問題?」「現在妳為一心儲了一個抑鬱症回來了!」「怎麼會?我儲東西跟女兒的病有甚麼關係?」兩公婆你一言我一語,差點沒有我插話的份兒。但我也從中見到,嘉殷完全不覺得自己有問題,囤積症的患者,一般都是這樣,以為儲蓄是美德。

  當我以專業的角度跟嘉殷說,囤積的確是一個病,而且會影響女兒之後,她終於願意正視這個問題。

  「最初,我喜歡買東西,買了回來又不捨得丟棄。後來,我見到街上有漂亮的東西,就不由自主的執回來。」「有些東西是執回來的?」連阿九都感到驚訝。事實上,有些人更會偷東西,幸好嘉殷沒有這麼的嚴重。

  「帶回家的物件會放好?」「當然不會!」阿九搶着答:「不止不會放好,還不知道東西的價值,貴價的限量版手錶,跟那些免費報紙堆在一角,上星期我丟報紙的時候差點把手錶都丟掉……」

  事實上,囤積症患者,的確不會在意物品的價值。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