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囤積症(四)

  經過診斷,嘉殷患上囤積症,我給她一些藥物,並看心理專家。女兒一心的抑鬱症,也是需要藥物和心理專家幫忙。但這足夠了嗎?不。我認為可以多做一步。

  「阿九,我提議讓一心搬離這個家一陣子。」阿九聽了我說,有點茫然。我解釋:「一心的抑鬱症,很大原因是家中雜物太多。在你太太嘉殷的病還沒治好前,讓她有一個舒服環境生活,是康復的便捷方法。比如有沒有親戚的家可以讓她寄住?」阿九聽着,不斷點頭:「我父親那邊有一間房,一心可以去住啊。」

  「然後,阿九你要多體諒妻子。」阿九聽了我說,莞薾一笑,他知道自己脾氣不好。「我知道你很氣嘉殷,因她的行為影響了女兒。但你要明白,嘉殷的囤積症是一個病,你們要一起面對,好好地陪伴她,令她治好。」

  坦白說,囤積症很難治瘉,是一場長久的戰爭,病人和家人都必須要有足夠的心理準備,況且這個家庭一個病人緊扣另一個病人,情況更複雜,我轉介了他們給相熟的社工,希望社工能夠用他們的專業知識,幫助他們。

  一心的抑鬱症大約一年後就治瘉了,我相信跟她搬到一個相對寧靜的環境有關,功課都跟上其他同學了;但嘉殷的囤積症反反覆覆。阿九對待嘉殷變得溫柔細心,一心對媽媽也是百般鼓勵,雖然不同住,但一星期有幾天家庭樂。在家人鼓勵下,我感到嘉殷的決心愈來愈大,戰勝病魔只是時間問題。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