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創傷後遺症(一)

  「先去美孚,再去馬鞍山。」基文和美迪鑽上的士之後,幾乎一起跟司機說以上的話。

  「你們是大學同學嗎?」司機同倒後鏡中望向他們,跟他們搭訕。

  「對啊!」二人異口同聲說。兩人都三十二歲,離開大學十年,不時都會約出來吃飯,把酒言歡。

  「大學的友誼,很浪漫呢。」的士司機笑着說,卻突然卻臉色大變:「小心!」只見前面逆線的一架私家車突然越線衝過來,的士司機已經盡量扭軚希望避過一劫,但事情實在來得太快太急,只感覺到一下劇烈的衝撞……

  「又夢到了。」基文在牀上,睜開眼睛。差不多是半年前的事了。當時美迪坐在後座的右邊,基文自己坐左邊,那架醉酒的私家車幾乎是直插後座右方的位置,美迪當場死亡,基文和的士司機都重傷昏迷,在醫院住了一個月才脫離了鬼門關。

  「如果當時我先上車……」當時,原本基文要上車的,但美迪卻說,基文住美孚,會先下車,「不如讓我見上車吧。」所以基文才讓美迪坐那個死亡位置。基文很後悔:「其實坐右邊都可以落車,為甚麼要讓她先上車?為甚麼?」

  想着想着,基文又睡不着了。美迪的音容在她的腦際出現,他們如何相識,如何合作做功課,如何發現大家不能做戀人只能做朋友……

  「阿文,阿文。」媽媽的敲門聲打斷了基文的思緒。基文記起來了,媽媽想帶他見精神科醫生。他也覺得沒壞,他也不想下半世都沒精打采。

  「去看醫生吧。」阿文回應:「但只可以搭港鐵。」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