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急性壓力症(一)

  今晚,芝芝很夜才回家。

  「那個逞強的老闆,酒量不好就不要一直的乾杯,弄得爛醉如泥,要我送她回家。」老闆是個女的,就只能由女同事合力送她回家。回到老闆家差不多十二點,芝芝知道還有列車,就跟同事道別,衝到港鐵站。

  芝芝的家離港鐵還有十分鐘步程。她出了閘,瞄一瞄手錶,一點了。街上沒有人,幸好是夏天,否則吹一陣涼風過來,很容易感冒。

  她一個人向前走,右邊是車路,左邊是草叢。還有五分鐘就到家,冷不妨草叢跳出一個人。

  「打劫!」是一個帶鄉音的中年男人,手裏拿著一把西瓜刀!芝芝自然反應第一時間向後逃,但走不了兩步,被那男人推倒地上,那男人整個人壓了上來,拿著西瓜刀架着芝芝的頸項。

  看着那男人猙獰的臉,芝芝整個人顫抖,淚水從眼眶奪出來。

  「不要哭!不要吵!妳乖乖的,我只是求財。」男人爬起來,但西瓜刀仍置於芝芝頸上。芝芝哭着打開手袋,把銀包拿出來。那男人搶過銀包,看見內裏有幾千元,再望望芝芝,說:「手錶!」芝芝把手錶脫下給他。

  「你幹甚麼!」這時,一個年輕男子從後跑過去。那劫匪拿著銀包和手錶,拔足狂奔。年輕男子沒有追趕,來看看芝芝情況,代為報警。

  一星期後,芝芝的姐姐莊莊帶她來見我。莊莊是我的同學,她害怕芝芝因打劫一事而患上創傷後遺症。檢查之後,我發現她有的是急性壓力症(Acute Stress Disorder,ASD),究竟兩者有甚麼分別?下周再談。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