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急性壓力症(二)

  莊莊是我的中學同學,她昨天晚上打電話給我,說她的妹妹因為遇劫,情緒有點問題。雖然我診期已經排得滿滿,但還是決定縮短中午的吃飯的時間,跟她們見面——畢竟中學的友誼很寶貴。

  莊莊的妹妹名叫芝芝。莊莊略作介紹後,就留下芝芝給我,她到外邊等候。我請芝芝談談案發的經過,大概就是一星期前,她在回家的路上遇劫,被奪去銀包和手錶,幸好有街坊相救。之後他們到警署落口供,警方到現在仍然未能緝拿劫匪,但估計是非法入境者。

  「那晚之後,我不停想起這件事,白天根本不能集中精神上班,我常常會想,如果那晚沒有跟上司去喝酒,就不會遇上這件事;如果那晚決定乘的士回家,在家門前下車,也不會發生這件事。」芝芝一口氣說着,十分急促,有點氣喘:「晚上發夢又會再次夢到這件事,是幾乎每天晚上的每一個夢,都是那條回家的路,有人跳出來大叫『打劫』,有時我手上會有武器,把他殺死;有時我又會逃走,被他一直追追追,追到驚醒為止;有時又會跟他纏鬥,被他用刀殺死,然後又醒過來。每次醒來都總是冒着冷汗的。」

  她很主動把感覺說出來,我一邊聆聽,一邊記錄重點。她想一想,又說:「我很害怕,真的很害怕。事發之後幾天,我上班去,發現我根本不能走那條路,我腳也抖了。我打電話給姐姐,請她陪我走到港鐵站,但也不行,我完全邁不出腳步。現在每天只能乘的士上下班。」

  芝芝下星期會繼續談她的情況。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