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急性壓力症(三)

  芝芝一周前回家時遇劫,被劫去銀包和手錶,她受驚嚇,姐姐莊莊怕她患創傷後遺症,請她來找我。我跟芝芝問診,知道她在事發後,白天不停回想遇劫,晚上不停做夢,她不敢再走那條路,天天要乘的士上班。

  「除了怕走那條路,我害怕陌生人。」芝芝說:「比如在公司樓下大堂,跟陌生人一同乘電梯,我有一種那個人會對我不利的感覺,令我很緊張,很難受。」我點點頭。我記得莊莊跟我說過,她費很多唇舌,讓她覺得我這個「姐姐的同學」不是陌生人。

  「有時回想事件,會覺得好憤怒,為甚麼會有人這樣對自己?但又覺得算了吧,不去想了,甚麼都不想去想了。但無論如何,我常常會感覺到這件事件的存在,令我提不起勁工作,根本集中不到精神做其他事。」芝芝歎息了一聲,然後說:「三天前我買了一打啤酒,在家喝。這是我第一次喝啤酒呢,不知為甚麼有一種一喝下去就會忘記這件事的感覺。姐姐也是見我喝酒,才叫我來看醫生的。」

  芝芝的徵狀,跟創傷後遺症真很相似,但她不是創作後遺症,或者可以說,她還未患創傷後遺症。事發至今一周,她患的是急性壓力症。急性壓力症是指一個人親身經歷過、目擊過一件或多件事件,構成對自己或他人的死亡威脅或嚴重身體傷害,事發三日至一個月內形成害怕、無助或恐怖的感覺。關鍵是病發時間點,三日至一個月內就是急性壓力症,有機會不藥而瘉。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