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22年1月27日 星期四
  • 22º
  • 76%
  • facebook
  • Weibo
  • RSS

+VE思——分離焦慮症(二)

  四年前的一個十月,伍副校長為了一個缺課個多月的學生阿朗,竟然來到我的診所,因為他覺得,學生可能有精神健康問題。我請他幫忙聯絡他的家人,大約一星期後,阿朗兩母子就坐在我面前。

  我望着阿朗,他避開了我的眼神,身體微微的靠向母親,這些小動作有時候會透露很多資訊。於是我對阿朗說:「我想先跟你媽媽談一點事情,外邊有位護士姐姐,她有許多玩具的,不如出去跟護士姐姐玩好嗎?」我的話還沒有說完,阿朗已經表現得很緊張,耍手擰頭,雙手捉着媽媽的手臂不放。

  我望着朗母,她說:「他最近都這個樣子,去年他已經會自己睡了,但近月卻要跟我睡,不肯自己一個人回房間。」之後,她談到阿朗在學校的情況:「小一都沒有問題的,天天上學,很開心,還認識了幾個好朋友。滿以為升上小二之後他十分期待,豈料九月一日開學,穿好校服,準備出門,他竟然大哭,停止不了,總之就是不肯上學,我沒法子,只好跟學校說他肚子痛。」之後一個月,阿朗都不願上學,朗母也束手無策,至今已經超過一個月了。

  我覺得,他是患了分離焦慮症,但應該還有其他症狀,我會在跟阿朗問診中找出來。不過,我有一個疑問,為甚麼不是在升上小一、接觸新環境時發生,而是在這所學校的第二年?難道暑假發生了甚麼事?

  「他爸爸在六月的時候離開了。」朗母低着頭,歎了一口氣。

  我找到病情的觸發點了。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