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分離焦慮症(四)

  從朗母和伍副校長口中,已經知道阿朗患了兩個分離焦慮症的症狀:跟母親分離時會感到痛苦,以及母親不在身邊,不敢睡覺。要多一個,才能確定患有此症,而我需要阿朗親口回答問題。

  這需要一些耐心和時間,但在朗母協助下,我知道了:他會反覆夢見跟母親分離而驚醒;他害怕離開母親,是因為害怕母親會像父親一樣一去不返;當知道要上學,要離開母親,他感到十分不開心;他十分害怕只有自己一個。以上已經是四個從他口中知道的症狀。

  他沒有的兩個症狀,是害怕離開母親之後,自己會受到傷害;他也沒有因為分開而有肚痛、嘔吐之類的身體狀況。(肚痛是朗母跟學校訛稱的症狀。)

  兒童或青少年患上分離焦慮症,一般都不會服藥(成人就要用SSRI),我安排了心理專家輔道阿朗,心理專家用循序漸進的方法讓阿朗戒掉對母親的依賴,首先分離很短的時間,讓母親單獨上洗手間,阿朗留在心理專家身邊;漸漸地,又讓阿朗自己去洗手間。一個月後,讓母親離開一小時,阿朗開始漸漸適應。

  學業方面,他只能留班一年了。但學校在伍副校長的努力下充份配合,在翌年五月,讓阿朗每天上學一小時,六月底時增至半天,喜見阿朗終於融入了校園生活,於是在下一個學期,讓他重讀小二,重過正常生活。

  四年後的今天,重遇了現在成為校長的伍副校長,我感到我為兒子選擇的這所學校,一定是一所很好的學校。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