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E思——恐懼症(三)

  「醫生,我要辭掉工作,選擇另一份不用乘飛機的工作嗎?還是,這是可以醫治的?」患了恐懼症,害怕搭飛機的柏高,這樣問我。其實,面對恐懼,應該逃避,還是面對?這當中沒有真正的答案。但面對恐懼症,我卻有一些看法。

  恐懼,每個人都會有。有人怕蛇、怕老鼠、怕蜘蛛,你可能會說,怕這些生物很正常,但也有人怕狗,見到狗會全身發抖,在路上見到會繞遠路,即使只是臘腸狗。也有人畏高,或者怕流血、怕打針。現在要打疫苗嘛,有朋友怕得一走進去,跟護士核對過資料後,都幾乎別過頭,閉上眼,完全不望向護士那一方,直到離開,他都還沒見過那支針。

  恐懼跟恐懼症,有程度的分別。害怕蛇蟲鼠蟻,人之常情;但如果見到老鼠,嚇得心跳加速、手心冒汗、呼吸困難、頭暈眼花、作悶作嘔、胃痛肚痛、這些我們稱為「恐慌突襲」(panic attack)的生理反應,就是有機會患上了恐懼症。

  然而,不是所有恐懼症都需要醫治的。很簡單,我們很少會見到蛇,如果你在電視上見到蛇,有「恐慌突襲」,那轉台就好,犯不着為很少出現的機率去做治療;相反,如果恐懼症對生活有影響,避無可避,那就必須治療不可。

  所以,來這裏找我治療得最多的,的確是飛行恐懼症。

  「既然影響了工作和生活,當然要好好面對。」我這樣對柏高說。下星期我們一起看看柏高治療後的情況。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