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91%
  • 2022年5月27日 星期五

+VE思——恐懼症(四)

  柏高說了他害怕搭飛機的經驗,我再給他多做一些問診,確定他患了恐懼症。由於有現實考量,他的工作常常要往來北京,所以有必要治療。

  大部份來治療的都是怕搭飛機,也試過有病人怕狗,因為在香港狗也很普遍,的確會有困擾。當然,是否治療是病人自己的決定,我只會作出我認為適當的建議。

  治療方面,我會用藥,但主要是找心理專家做心理治療。另一方面,柏高跟公司說明自己的情況,公司也十分支持他,暫時請副手代替他在北京工作,大約半年後,柏高自己也漸漸有信心,他可以搭飛機。

  我建議他先不要去北京,北京要飛三小時,他可以跟妻子到台北旅行,台北只有一小時機程,循序漸進,而且有妻子陪伴,應該可以更安心。而我也給他鎮靜劑,在必要時服用。

  以下是柏高第一次試飛之後,回來告訴我的話:「最初坐在飛機上,仍然感到心跳,不過情況有點不太一樣,那不是緊張的心跳,是面對一項挑戰,覺得可以突破自己的刺激感。當飛機起飛時,我見我的妻子比我還緊張呢!不過,我沒有那些你說的『恐慌突襲』反應,沒有想作嘔、頭暈、冒汗之類的,跟之前不太一樣了!上到半空,我還在妻子的鼓勵下,望向窗外,原來雲朵的景色很美麗!」

  這已經是三年多前的個案了。近兩年人人都懷念飛在天上的日子,也沒有飛行恐懼症的人找我治療了,不知何時我們才可以再次搭飛機呢?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