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4%
  •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何美怡 - 抑鬱症(二)|+VE思


近月疫情嚴重,我有些病人希望用Zoom遠距離看診。坦白說,Zoom真的沒有面對面那麼好,但非常時期用非常手段,要找一些方法在新環境中生存。
我的電腦足夠大,讓我進行Zoom診症。在鏡頭的另一方,是麗香和歷文,歷文之前有簡短交代過,他懷疑妻子麗香有抑鬱症。

「你好,何醫生。」在鏡頭前的歷文微微一鞠躬,麗香也同時點一點頭。我其實希望麗香先談,但歷文似乎更有備而來:「或者我先簡單談談麗香的情況。這事要說到二○二○年,就是新冠肺炎最初在香港出現的時候,那時候有一段停擺的時期,兒子小風不用上課,我們二人也相繼在家工作。那時候,剛好我們的管理員確診了,我也記不起我們不能出門,還是我們自己緊張得不能出門,因為怕兒子有甚麼事嘛。三個人擠在一個小小的單位,很快問題就出來了。那時還沒有Zoom課,兒子想我們陪他玩,但麗香卻幾乎每天都要在家用Zoom開會,我自己也有工作要做,但家裏的書桌只有一張,麗香要在飯桌上工作,兒子又時常騷擾她,漸漸地變得神經質,不時喝斥兒子,有時無緣無故又會流淚……」

之後,歷文談了一些有關麗香的徵狀,之後他說:「不久之後,疫情緩解了,我們也要上班,而麗香的情緒也漸漸回復過來,我們以為她不藥而瘉了,怎料……」這的確是一個值得探討的話題,抑鬱症會不藥而瘉的嗎?我們下期談一談。
精神科專科醫生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