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0º
  • 71%
  • 2022年6月27日 星期一

何美怡 - 持續性憂鬱症(一)|+VE思

上一個個案,主人翁是麗香,她在疫情期間患抑鬱症,二○二○年病發一次,之後因社會漸漸復常而不藥而癒。到今年年頭Omicron來襲,她抑鬱症病再發,現在接受治療。其實在同一個時期,另一個案,跟麗香一樣是抑鬱症,卻是另一種。

跟天濤應診,用Zoom視像,除了天濤,其父母也在,鏡頭有點擠。

「我們家的天濤,從前很開心的,成日笑的。二○一九年去了美國讀書,回來後就變成這樣。」濤媽媽一邊說,一邊望着兒子,眼眶幾乎湧出淚水。我望着天濤,二十一歲的他,臉上明顯被烏雲罩著,雙目無神之中,我察覺到他有一絲對現況的厭惡。

「回來之後,整天不是『苦瓜乾』口面,就是忟憎發脾氣,去讀兩年書而已,轉變也太大了吧。」輪到濤爸爸開腔,他每說一句,天濤搖頭一下。

「沒甚麼事,真的沒甚麼事啦。」天濤一邊搖頭一邊說。看來,天濤沒有求診的打算,是父母迫他來見我的。面對不願見醫生的客人,我很有辦法的。我首先請他的父母先離開他的房間,讓我慢慢跟他談話。

心房要有耐性才能卸下的,當我在天濤口中吐出「兩年多以來,沒有一天快樂。」這句話,都花了一段不短的時間。

他患的是「持續性憂鬱症」,又稱「輕鬱症」(Persistent Depressive Disorder, PDD)),跟上一次麗香患的那種最普遍的抑鬱症「重性抑鬱疾患」有一個顯著分別,就是持續,持續不斷不開心,至少兩年,幾乎可斷定是這一款疾患。
精神科專科醫生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