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2º
  • 57%
  • 2022年9月25日 星期日

何美怡 - 持續性憂鬱症(二)|+VE思

天濤二○一九年去美國讀書,之後一直都不開心。經過一般時間的問診,他終於說出心中鬱結。

「是我主動要到美國讀書的,怎料到美國之後,完全適應不了生活。我一直以為自己英文不錯,但怎料原來遠遠不足以跟外國人溝通,老師和同學都說得好快,我聽不進去,成績也跟不上。一年之後,以為可以回香港,怎料遇上疫情,只能留在美國,滯留多了一年。去年,即使要隔離我也要回港,但回來之後也沒有開心過, 一直為了自己決定去美國這個決定而後悔,不開心,就跟爸媽說一樣,變得忟憎。」

我大致了解了一點。之後我再問:「除了不開心,有甚麼很困擾的其他具體情況?」

天濤想了一想,說:「睡得不好吧,每晚都很難才能入睡,但又很易就在半夜醒過來。還有就是,對自己沒有信心吧。有點自卑,以前不是這樣的,我會質疑自己每一個決定,怕好像去美國這個決定一樣,是一個錯誤的決定。

我認為他患上「持續性憂鬱症」。為甚麼是「持續性憂鬱症」?跟一般的抑鬱症(學名為「重性抑鬱疾患」)有甚麼分別?

 分別有兩個。第一個是其持續性。「兩年多以來,沒有一天快樂。」這是天濤對自己病情的說法,而兩年也是斷定患上持續性憂鬱症的其中一個指標,他必須掛上不開心的感覺至少兩年。這兩年的病情或許會有反覆,有輕重,但一般而言,都可以用每一天都不開心來形容。

至於具體情況,和第二個分別,下回再談。
何美怡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