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古奧林匹克會場

  因應新冠肺炎影響全球,原本今年舉行的二○二○東京奧運終決定延至明年七月二十三日揭幕,這次為史上首次因非戰爭原因而未能如期進行的奧運會。雖然對運動員或會帶來不同程度的影響或壓力,但以目前情況來說,延期不失為一個合適的選擇。至少,一些原本要在現時開始集中火力宣傳或張羅的航空公司、酒店及旅遊業界等,也不用再為變數未明的死線逼近而憂心,畢竟,疫情一日未平息,各國仍可能繼續封關或實施隔離檢疫政策;疫情一日未減退,對參與的運動員、工作人員及觀眾也構成健康風險。

  朋友買了今年奧運比賽的門票,得悉東京奧組委確定已發售的奧運門票仍然生效,持票者可選擇留待明年在相同賽事上使用,或可全額退票。我雖然沒有購買比賽門票,但本來也打算在奧運前或舉行期間到日本感受熾熱氣氛,現則「疊埋心水」留待明年再計劃。

  除了東京,位於希臘奧林匹亞的古奧林匹克運動會遺址,也是疫情退去後可考慮一遊的地方。奧林匹亞距離雅典約三百七十公里,是古希臘神廟聖地,可追溯至公元前八世紀或以前,甚至有學者認為部份遺址或在公元前一千五百年前已出現。

  整個遺址中除了宙斯神殿、赫拉神廟等外,還有大型古老競技場。考古學家在十九世紀末進行發掘及研究,認為這場地在公元七七六年開始每四年舉行競技會,當時女性均禁止參加及觀賽,只有最高的女祭司可在會場出現。競技會在公元三九三年拜占庭帝國統治時被禁,遺址再隨時代而湮沒。如今置身在古奧林匹克競技場中,縱然周邊只餘長長的空地,卻有一種令人肅然起敬的微妙感覺。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