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好學抗疫旅遊群組

  疫情關係,旅遊記者近月統統留港,無法出遊,需要在家工作。很多人以為旅遊記者總如無尾飛舵,不常處理家事;但其實不少旅記因為出遊時經常採訪各國美食、餐廳、農莊、魚市場、咖啡店、甜品屋、酒莊、參加各國烹飪班及訪問廚師等,對飲食頗有點心得。雖然不致於很懂吃、懂喝、懂煮,但至少,當跑到街市買菜,又或有食材或菜式端上來時,都會不自覺地聯想起各種旅遊採訪體驗,甚至想了解更多。

  近來較空閒,朋友都在家試圖炮製各國菜式,將旅遊採訪到的「學以致用」。平時行內朋友閒聊工作的交流群組,也因大家常在家煮食,而變成「今晚煮乜餸」的交流討論區。朋友A在家試做日式拉麵的叉燒,花半天將豬腩肉扎好及鹵煮;朋友B則到本地的泰國食材小店買材料自煮冬蔭功及夾泡炒肉碎;朋友C便試煮茄膏烹調意大利雲吞;我則在街市買來急凍比目魚做西餐。當然,大家都是半桶水,口味及賣相無法跟地道餐廳嫓美,但鑽研煮食也不失為在家抗疫的療瘉良方。

  能長期擔任旅遊記者的人,大概都是好奇與好學一族,職業病使然,更有尋根究柢的精神。當提出香煎比目魚菜式時,群組裏有人即時提問煎比目魚、煎鱈魚及煎鱸魚到底有何分別;喜歡潛水的朋友甚至即時上網搜尋這種外形扁扁、雙眼全在一側的比目魚(日本稱平目魚)的圖片,大家又一起來搜尋這些冷知識。比目魚泛指鰈形目的魚,有六百多個品種,鰨沙魚(撻沙)又是其中一大類,當中兩隻眼都在左邊的是左口魚,但兩隻眼都在右邊的卻原來是另一亞目的鰈魚,在歐洲較常吃得到,跟鰨沙又有不同。群組上你一言我一語,雖然看得頭昏腦脹,卻如開心大發現。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