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再看喜瑪拉雅

    三年前今日,我正身處尼泊爾喜瑪拉雅山,抵達海拔五千三百多米的珠峰大本營。感恩相識多年的中學同窗讓我參與其中,跟幾位山友結緣,圓了一個自己一直沒膽嘗試的心願。這次旅程須徒步十四天,期間只能靠自己的雙腳走到世界屋脊,親睹世界最高峰。

  當時為讓身體適應高海拔、減輕高山反應,並有足夠體力與心理狀態應付徒步,加上山上電力供應非常有限,網絡也不通,即使被漂亮的雪山冰川包圍,拍下許多照片,也沒有即時仔細回看鑽研。趁現在留在家中,就坐下來重新檢視這個旅程,好好回味一番。

  十四天的徒步中,從海拔三千四百多米的南崎巴扎(Namche Bazaar)起,一路往珠峰大本營走,天朗氣清時就可看見喜瑪拉雅山脈的連綿雪山,更有機會賞到珠穆朗瑪峰本尊。這幾天,我將數千張照片逐一翻看,試圖從中分辨沿途我看過的十數座雪山。這項「認山工程」可不容易,先從在尼泊爾買來的登山地圖、明信片及書籍中找出沿途有機會看到的各座高峰名字,上網找相關照片,再跟世界各地登山者的遊記及相片作對照,藉以辨出各座山的名字。雖然花了不少時間,但細閱不同資料與文章後,卻令我對這次旅程有更深了解,事隔三年,仍令我看得入迷,更有衝動重回舊地。

    途上一個海拔四千六百多米、名為Dughla的山丘,更是一個令人神傷的地方,因為這裏主要成為一九九六年聖母峰事故罹難者的墓園。尼泊爾高海拔徒步,給我最大的啟示就是人類的渺小,無論面對大自然,還是如今肆虐的病毒,人類都頓然變得很無力;我則深信,對大自然的尊重、對時間的珍惜和對生命的感恩,還是我們在無力之中仍可做的事。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