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北韓高牆

  綜觀幾天以來的國際新聞,除了其他國家的新冠肺炎最新消息,還有一些關於北韓的報道。早前,北韓領袖金正恩神隱半個月未曾露面,惹來各方揣測,及後終再度現身。我不是時事評論員,也不通曉兩韓關係,但倒勾起我前往北韓旅遊時的回憶。

  北韓要算是我去過眾多國家中最、最、最封閉的一個(沒有之一),由申請簽證開始,便有患得患失的感覺;即使申請成功,經由北京飛到平壤,上機後居然也有點緊張,直至順利下榻平壤的酒店才有「我終於來到這裏」的實在感。

  到訪北韓,主要原因是好奇,就算旅途被全權「監控」——包括出入必須跟隨導遊安排、不能擅自步出酒店自由活動,甚至連拍照也必須在導遊視線範圍內以確保照片角度「符合北韓國情」。雖然朋友質疑如此不能盡興去「玩」就不去也罷,但對我來說,確是另類而難得的特別旅程。

  全球資訊發達,北韓卻是高牆內的世界。在我身處平壤或北韓其他城市時,仍常有「眼前所見的到底有多少是真實」的疑問,這些疑問,最後均難以得到絕對答案。那次旅程其中一站,是住在據稱是北韓唯一一個旅遊滑雪場的馬仙嶺度假村(當時為夏季無雪可滑),翌日經元山海岸吃午餐,並前往金剛山行山,然後住進金剛山格局豪華的酒店,感覺就與其他國家酒店住宿相若。唯一不同是在北韓無法使用互聯網與朋友互通,夜裏打開電視,只有兩、三個頻道重複播放官方新聞或樣辦電影,晚上十時多收台。就算與兩位當地導遊談及北韓生活甚至領導人,只會得到公式化的讚歎與尊崇。充滿神秘感的北韓,無論在牆外甚至在牆內,也只能探頭窺看猜測,即使眼見與不見,都未知是否真實。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