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Flycation採訪後感

  上星期,HK Express成為首家在香港推出Flycation活動的航空公司,香港出發,香港降落,機程個半小時在香港上空繞一轉。宣傳推出以來坊間正反聲皆有,機票旋即售罄。有人欣喜終可「飛行」,有人擔心疫情未完不該聚集坐飛機,我理解航空業被迫停頓大半年後終要尋求運作空間,情況如食肆及戲院一樣,往後還得按情況調節。想參與的便要自己衡量風險,一旦參加也得自行做足防疫。

  我以傳媒身份應邀參與這次Flycation,百感交集。十數年來,我每年總出門廿多次,今年全球航空及旅遊業因疫情全面停頓,不少公司經營艱難,有行家甚至要轉型。前往機場的路既生疏又熟悉,護照雖然都在口袋裏,不同的是我這次沒帶大型寄艙行李,也沒背上電腦起行;同時,全程戴上口罩,並準備好迷你裝酒精搓手液隨時使用。

  抵達人影凋零的機場,心還是一酸。以往這裏總是繁忙又熱鬧,人潮來去匆匆的光景已不復再。再往裏面走,只有寥寥的登機櫃位運作;電子顯示屏幕上,往日只夠位打出兩、三小時內的航班,今時今日一個版面已把整天航班全部顯示出來。禁區外只有數家餐廳及商店營業,禁區內貴賓室重門深鎖,免稅店拉了閘。由於我們不是「真出境」,必須由機場職員直接帶到登機閘口,不能到處亂走。

  來到登機口見到熟悉的傳媒行家、旅行社及旅遊局代表,人人戴上口罩,我卻掩不住一陣欣喜,這欣喜並非因為終於能飛,而是來自大半年來的久別重逢、互訴狀況及互相打氣。看見「目的地:香港」的閘口顯示牌,還是忍不住拍照打卡。飛機起飛了,那股平時總覺討厭的氣流居然變得矜貴;再從高空看到窗外的香港,彷彿是多麼多麼的熟悉,卻又像多麼多麼的陌生。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