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由長洲到芝麻灣

  多年來往世界各地跑,一直忽略自家的香港。除了在香港不時迷路,有時又會像發現新大陸般說:「噢!香港有這樣的地方!」

  早前疫情嚴重,除了工作外,我也盡量減少外出,躲在家裏的「山洞」看書、煮食、整麵包等充實一下,但偶爾還得出外透氣、見朋友,保持平衡心態,才不至在旅遊業停頓的衝擊下鬱出個病來。感謝903《西加航空》主持謝茜嘉邀請,讓我爬出「山洞」跟「長洲遊艇」的主理人Rex及Sarah重新發現長洲及香港。

  Rex及Sarah愛旅遊、愛世界,早年毅然放棄工作,一年間遊走了六萬五千公里、三十八個國家,回來後卻沒有「腳踏實地」,倒在土生土長的長洲找來一艘遊艇經營船上本地遊。憑着他們對長洲的感情、熱誠與認知,加上吸收了世界各地旅遊精華,我在船上聽着他們分享長洲人傳統與周邊的故事,很引人入勝。

  我對長洲的認知,不外乎張保仔洞及平安包,這次坐船環島看長洲奇岩怪石,還登上芝麻灣,從外面窺看已荒置的芝麻灣懲教所。這座建築五十年代為芝麻灣監獄,後來因大量越南船民來港,監獄改為難民營,聽說五十年代末更有俄羅斯難民入住。直至港府停收難民及遣返部份越南船民,這裏又輾轉變回戒毒所及懲教所,主要接收成年或須接受強逼戒毒的女犯人。

  千禧後由於超收嚴重,加上設施老舊,收容者都被遷移到其他地方,這座建築暫且丟空。早年曾有計劃重建,不過芝麻灣半島曾發現考古遺址,據說甚至能追溯至唐代,重建計劃暫時停止。從圍欄外看着這座饒有歷史味的前監獄、難民營與懲教所,倒令我想起曾走訪過西澳費里曼圖及北海道網走監獄,或許若能變成景點,記錄香港歷史其中一章,確也不錯。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