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台灣鳳梨一個三食

  這陣子正值各地水果當造,我都愛買回家吃,在港以外國水果止一止旅行癮,也用來做蛋糕甜點。繼早前常買韓國草莓做瑞士卷、日本草莓製作大福、智利車厘子炮製布甸蛋糕(塔斯曼尼亞車厘子太華貴,為免手藝不佳糟蹋了車厘子,齋吃就好),這陣子又輪到台灣鳳梨登場。

  我以往很少買坊間一年四季常見的菠蘿,因為處理上比較麻煩,既嫌切開時要費神起釘去除內刺,又要浸鹽水分解菠蘿蛋白酶帶來的麻嘴感覺,不過,原來台灣鳳梨與東南亞產的菠蘿因種植環境、氣候及品種改良有所不同,確有相異之處。

  台灣鳳梨內刺特別細、特別淺,處理上較為方便,基本上用小刀批走外皮時,便可直接連淺細的內刺一併削走;加上台灣鳳梨的菠蘿蛋白酶較低,即使不浸鹽水也可直接食用,所以大部分人直接吃台灣鳳梨時都不會覺得口腔有異常的麻刺感;然而,還是有少數人直接吃鳳梨後會感到嘴麻,這便可以如平時處理菠蘿一樣,用淡鹽水泡浸鳳梨肉後才吃便能解決。

  最近見又香又甜的台灣鳳梨當造,就買了一個回家,決定將大大個的鳳梨來個「三食」。起出鳳梨肉後,我切了兩大片用來做冧酒焦糖鳳梨磅蛋糕,這個充滿牛油香及鳳梨香的蛋糕製法不難,也非常好吃。餘下的鳳梨肉則切成小塊,一半直接食用,餘下一半用來炮製鳳梨炒雞塊。做法先分別將鳳梨肉及雞塊煎香,拿起備用;接着下油爆香蒜頭後炒熟洋葱、加入青椒、甘筍及將鳳梨肉與雞塊回鍋調味快炒,一碟簡單又易送飯的家常小菜就完成了。一個鳳梨三食,口味不會單調,家人也吃得滿足。下次打算再買一個,分別用來做蛋糕、炒牛肉、調製菠蘿冰,再來另一次台灣鳳梨三食。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