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微醺故事

  酒,是個有趣的世界。我對酒的認知大多建基在旅遊採訪範圍上,不能說是專業,卻從中獲益良多。

  回想多年在途上,因工作而接觸的酒類多不勝數,走進新舊世界葡萄酒莊園、拜訪數百年歷史的日本酒造都是基本行程,更常要有心理及生理準備應付有趣的「酒訪」,當中包括落船腳未站穩就直奔墨西哥龍舌蘭田飲幾杯,未吃早餐便要趁莊主的唯一空檔訪問兼品嚐一系列匈牙利貴腐甜酒,甚至是在葡萄牙邊聽法多怨曲邊嚐砵酒;另在希臘與土耳其,甫坐下就常端來一試難忘的茴香酒;在瑞士特設的苦艾酒博物館,參觀後更要預留一大段時間待在附屬酒吧,生怕苦艾酒喝太急醉倒異鄉失禮街坊;走訪高粱白酒酒廠時,更少不免喝上超高濃度的醇厚佳釀,一啖入口,總錯覺若張開口來點個火,就會變成雜技人表演。

  我喜歡探究多於追求酒精,不酗酒也只愛微醺,更喜歡聽故事。雞尾酒要憑藉調酒師的經驗、創意、味覺和感知,將不同的烈酒、利口酒及日常食材等結合成杯中物,故事空間更為廣闊。香港四季酒店酒吧ARGO剛翻新再度開業,重新設計的中央吧枱圓柱,便展示了各地具創新精神的烈酒,用不同故事、出處、生產方式等,如現代主義、聯乘創作、慈善與社會意識、大地之感及世界的衝擊等對烈酒作出分類,可謂打破了傳統。

  ARGO新設計的雞尾酒清單更加有趣,除了注重口味、視覺、香氣及創意等雞尾酒元素,令我喜出望外是對選材的心思。加入可可的雞尾酒原來是與馬來西亞原住部落的可可農場合作,加入蜂蜜的雞尾酒更是對香港本地蜂場原蜜的支持,採用米埔專屬蜂巢生產的荔枝及龍眼單花蜜。那天我在ARGO,跟久違的老友聽故事,也在微醺中互訴心事。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