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隈研吾的負建築

  東京奧運成為近期熱話,縱使不能親身飛到日本觀戰,無法感受當地的熾熱氣氛,仍然無減隔岸觀賽的興致。開幕禮時真人演繹五十個動態圖標固然拍案叫絕,那空蕩無人、卻又令人有錯覺坐滿觀眾的奧運主場館新國立競技場,更是令我注目。據悉,建築大師隈研吾設計場館時,一心只想為觀眾席多添活潑感,將多款顏色座椅隨機排列,最後居然儼如妙算天機般,為遺憾沒有現場觀眾的盛事帶來一點美意。

  新國立競技場原為一九五八年啟用的國立霞丘陸上競技場,是一九六四年東京奧運的主場館,及後舉行過無數大型賽事與活動。為配合時代所需,日本成功申辦今屆奧運後決定將這個舊場館推倒重建,最初敲定由已故伊拉克裔英國女建築師札哈.哈蒂(Zaha Hadid)的團隊負責,唯因預算超支,最後需要重置,並由隈研吾接手擔此重任。

  早年遊日,我常拜訪隈研吾的建築作品,富山市玻璃美術館、吳羽町Kureon咖啡館、福岡太宰府星巴克、東京赤城神社等均出自大師之手,我尤愛其「負建築」設計理念。所謂「負建築」,是隈研吾常強調建築本身不應着眼於鬥高、鬥搶眼、鬥華麗、鬥排場的勝負,反而要深思如何低調和諧地立於社區,成為整體,運用在地物料及技術也是優先考慮。

  新國立競技場刻意壓低建築高度使其更和諧,所用木材則來自日本四十七個都、道、府、縣常見的杉木及落葉松,並由當地工匠先作處理,上面都刻有各個都、道、府、縣的名字,令每根木均帶着情味與溫度,並能降低成本及減低由外國輸入建材產生的碳排放。場館觀眾席沒設空調卻注重對流,場外也種了數萬株植物作為明治神宮外苑的延續,日後開關,這裏定必成為我遊東京的行程之一。(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