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日本繩文遺跡入新世遺

  過去兩星期,當奧運舉行得如火如荼之際,另一邊廂也正舉行第四十四屆世界遺產大會。這屆原定去年在中國福州舉行,鍳於疫情順延一年,然而今年疫情仍然反覆,終決定在福州改以視像形式進行,各國代表在網上連日開會,一併審議去年與今年的申遺名單,結果新增二十九個文化遺產及五個自然遺產,共有三十四個項目列入世遺名冊,同時剔除一個位於英國利物浦的文化遺產。

  名單中充滿饒有趣味的項目,如智利最北部阿里卡和帕里納科塔新克羅文化聚落及木乃伊製作、伊朗縱貫鐵路、沙特阿拉伯能追溯至石器時代的希馬文化區等;今次入選名單內,更有不少聯合申報的項目,包括奧地利、捷克、法國等歐洲國家合報的溫泉療養勝地,以及德國與荷蘭的下日耳曼界牆等。

  這份名單中,我最有印象是北海道及北東北繩文遺跡群。這個屬於日本石器時代後期、可追溯至公元前一萬二千年至公元前三百年、散佈日本多地的遠古文化遺跡群,是一個以狩獵、採集、捕魚等活動發展而成的聚落。很多年前首次到青森時,我就特地去參觀繩文時代的三內丸山遺跡,那時遺址對面的青森縣立美術館還未落成。這個歷史可追溯至約五千五百年前至四千年前日本最大規模村落遺跡,約三十年前才被發現,當時想以這裏做棒球場,卻無意發現地底竟存在遠古立穴式居住遺跡、高架式建築遺跡、陶瓷及翡翠等,興建棒球場的計劃隨即改成考古保育。

  繩文時代特色之一,是陶器上帶有繩子紋路,而在三內丸山發掘出大量這類的繩文陶器碎片,在特設的展示館內更有一面以五千多塊碎片砌成的裝飾牆作展示,成為展館特色。遺址中掘出的人偶,一雙炯炯大眼及單腳站立的模樣,更是極具歷史研究價值及神秘色彩。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