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閱旅途——屏東德文百年咖啡香

  喝咖啡有餘韻,關於旅遊,也常有餘音故事。上星期在「TaiwanWay台灣味市集」帶了一包台灣屏東德文咖啡豆回家,拿起重半磅的咖啡豆子看,包裝繪上一隻貓咪,袋背後詳列此豆來自屏東縣三地門鄉風刮地秋月的店。我未去過屏東,但德文這個名子已勾起我的好奇心,追尋豆子源頭。

  原來,德文(Tikuvulu)是屏東縣的原住民部落,位處海拔八百米至一千二百米山間,以魯凱族和排灣族為主。一八八四年日治時代,日本人發現台灣有些地方適宜種咖啡,包括在德文高校實驗農場引進阿拉比卡咖啡樹苗大量種植。結果,這裏的咖啡不僅曾進貢給日本天皇,更曾在世界競賽得到銀牌獎。

  日治結束,日本人沒有在部落留下咖啡產業的知識與技術,只遺留咖啡母樹在屏東山林間靜靜繁衍。咖啡被遺忘了好一段日子後,德文部落才在十多年前重新以小規模形式種植咖啡;○九年屏東縣受颱風重創,咖啡更成為災後重建部落的重要產業。德文的原鄉小學如今更設有咖啡必修班,小朋友會齊齊學採豆、日曬、炒豆等技術,遊客則可以參加導覽作親身體驗。

  出產此豆的風刮地秋月的店在三地門鄉,充滿原住民特色的房子屹立山崖上。小店有自然環抱、有咖啡、有地道美食、有音樂,還有在地工藝,咖啡豆包裝正是排灣族藝術家繪出山林朋友們的插畫。至於這款咖啡,則帶有黑糖與蜜的香甜,葡萄、黑醋栗、李子的淡淡果酸、有烤堅果的焦香,後段有植物香草味。上咖啡課時,我曾學習以水溫及研磨度配以沖泡手勢尋找咖啡最佳風味,這幾天反覆嘗試,總算能手沖一杯口味豐富還帶甘草餘韻的屏東德文咖啡。身在香港,思緒卻隨咖啡餘韻飛到台灣,想像有天能親身體驗最地道的百年德文咖啡香。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