卓文慧 - 台灣鳳梨×泰式炒飯|卓閱旅途

  早前沒有堂食又不太愛外賣,大部份時候都自煮和家人解決三餐。家裏不時有剩飯,放雪櫃兩、三天就夠份量炒成一頓正餐。四月是台灣鳳梨當造期,經過超市和水果店都見又平又靚,靈光一閃,不如買個台灣鳳梨用來做泰式菠蘿炒飯,將頹飯變成上菜。
炒飯,泰語讀作Khao Pad,Khao是指飯,Pad(也有時寫成Phat)就是炒的意思。去曼谷、蘇梅、喀比等地旅遊時,在街頭小攤檔坐下點份Khao Pad,就會端來鑊氣十足、香噴噴的泰式炒飯,數十銖一碟,飽肚又抵食,特別是出了半天熱汗,一大碟炒飯吃得甚是滿足。我還喜歡加入蟹肉的Khao Pad Pu,以及加了蝦的Khao Pad Goong;至於菠蘿炒飯(Khao Pad Sapparot),在泰國比較少吃,反而到香港泰菜館用膳時則成為常點的菜式。

自去年開始,台灣鳳梨在香港更易買得到,特別是出口量最多的金鑽鳳梨品種,因果肉與皮之間的刺眼較淺,基本不用「去釘」;同時因其果芯較軟且甜,又毋須起芯,當造時我不時都買新鮮鳳梨來吃。我用它來做菠蘿炒飯,就是貪其處理方便。買回家後將鳳梨豎直對切,用小刀將果肉切開,再用金屬匙羹就能將果肉慢慢起出來,切小塊,留下完整的鳳梨殼備用。

炒飯時,再找來早前買來看門口的留家抗疫熱門素菜——三色豆,加上因烘焙買來的提子乾、腰果乾,與雞蛋及鳳梨肉一起炒。既然炒冷飯,就順道看看雪櫃有甚麼適合的食材,我試過加火腿粒,也曾加入急凍雞柳,有急凍蝦就加幾隻。當然食譜中最重要是加點薑黃粉,調味用魚露,最後擠一點青檸汁及撒點肉鬆,才有濃濃的泰國風味,炒好放回鳳梨殼便可上桌。為了表示正餐吃炒冷飯仍有誠意,我還去南亞小店買了大蝦片回來炸好佐飯。拍張照放上網,足以哄點讚,又清了雪櫃的冷飯。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