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9º
  • 73%
  • 2022年9月28日 星期三

卓文慧 - 倪匡小說的旅遊啟蒙|卓閱旅途

成為旅遊記者,是我大學畢業後工作了兩、三年後的事,但在我年少時,引起我對宇宙、世界、天文地理及各地人文風情的興趣,倪匡先生的衞斯理系列小說,絕對是最大的啟蒙。

我第一本接觸的倪匡小說是《心變》,這書在倪匡的芸芸作品中並不屬於主流,卻是我唸中二時中文老師列出的指定課外讀物之一,當時有部份同學被指定看《老貓》,也有另一些同學要看《追龍》。

那年頭,倪匡小說在學校及公共圖書館均十分「搶手」,幾乎一回架就有人拿下,為了完成習作,我還特意要到書店花二十元購買。《心變》的主角雖然不是衞斯理,神秘懸疑的故事情節仍吸引着我,而在那個互聯網資訊並非信手拈來的年代,讓我至少知道巴基斯坦有個城市叫做拉合爾。

及後,我開始追看衞斯理系列小說,並從倪匡先生筆下翻開了比地理課有趣得多的世界地圖。當大家着眼《追龍》那段經典句子,我當年最難忘的倒是書中有關意大利龐貝古城的描述。衞斯理與陳長青等人在研究天象啟示時,提及公元七十九年古羅馬時期,龐貝城因為維蘇威火山爆發,全城被火山熔岩及火山灰淹沒。當時只是初中的我,便知道世上竟然有個如此震撼的地方,然後去了圖書館找相關的書籍來看,長大後去歐洲旅行時,更專誠走訪了龐貝兩次。

除這書外,衞斯理系列小說很多都曾涉及世界不同地方,《天書》走進法屬圭亞那、《頭髮》去了尼泊爾、《不死藥》到帝汶島、《蟲惑》則深入苗族地區,還有《犀照》提及南極探險等等,漸漸打開了我的世界大門。

衞斯理手持那本特別待遇的出入境證件,更是引人入勝,即使明知許多情節純屬虛構,跟着小說神遊,也是精采。倪匡先生已坐上無形飛船去另一國度漫遊,我衷心感謝先生曾以筆給我們打開的天空。 (www.joannecheuk.com)
卓文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