伊時論事——騎師壓力 非同小可

  「行船跑馬三分險」,騎師是高危的工作。他們很多時候為了造磅,都不能大快朵頤,甚至整天只能喝一口水。事實上,騎師所承受的壓力也頗為沉重,如果陣上表現未如理想,馬主及練馬師下次隨時換人。這份工作同時也講求運氣,即使在一賽馬日中連場勝出,但若不幸地遇上意外而受傷,就會有數月的時間被迫養傷,這也會大大影響他們的生計。

  澳洲騎師嘉里原本是今屆一級賽藍鑽石錦標大熱門Hanseatic的主任騎師,可惜他於數日前在滿利谷舉行的賽事中墮馬,結果脊椎骨折,除了白白失去了爭取頂級大賽殊榮的機會外,也要休息一段時間。

  第三十八屆亞洲賽馬會議正在南非開普敦進行得如火如荼,前南非冠軍及前香港馬王「爪皇凌雨」的騎師杜鵬志就在其中一個環節分享自己做騎師的心路歷程。他說有天他的兒子問他:「爸爸,你認為我也能成為騎師嗎?」杜鵬志二話不說就拒絕了。兒子繼續追問:「你是冠軍騎師,為甚麼我不能和你一樣?」原來他不希望兒子承受策騎事業上所面對的精神壓力。他說騎師無論在場內及場外都要顯得特別堅強,不能被人看到軟弱的一面。兩年前,事業仍在高峰的杜鵬志因墮馬而嚴重受傷,最終因傷勢太重而被迫退休。復康道路漫長,但他認為賽馬行業應為騎師們提供運動心理諮詢師,好讓他們在身心及精神上都得到更多的援助,他希望透過這次分享能讓更多人了解及明白騎師們真正的需要。

Ian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