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創未來——企業管治影響投資意欲

        另一個共享經濟獨角野獸WeWork原計劃IPO,結果在最後一刻被主要投資者軟銀要求暫緩延期。WeWork是共享辦公室的全球最大營運商,成立於2010年,已經覆蓋了全球29個國家,運作超過528個共享辦公地點,全球付費會員達40萬。根據公司上市申報,2019年首6個月收入為15億美元。

  WeWork的最大投資者軟銀於2019年1月以市值470億美元投資20億美元入股WeWork。而最新WeWork的IPO市值只有150至200億美元,上市將使軟銀馬上面對巨額的投資減值。

  共享辦公室的市場需求一直在上升是沒錯的,但按估值計算,市場一直感覺WeWork的470億是一個天方夜譚。其中主要原因是因為始終WeWork是一個商業辦公租賃業務,其客户群體離不開原來的商業租賃市場。但WeWork的運作模式對比其他商務中心更高風險,因為WeWork為了減低租金成本,以極高風險簽下長達平均15年的租約。

  更大的憂慮莫過於WeWork的盈利能力。WeWork的主要收入來自美國市場,而正當美國還是渡過歷史上最長的經濟增長周期的同時,WeWork的盈利能力卻愈來愈差。減除所有銷售及管理開支,其毛利率由2018年的28%,跌至2019年的25%。

  WeWork最大問題是企業管治方式對投資者全無保障。過往其創辦人把自己物業出租給WeWork,而且公司有家族生意的佈局,很多高管都是創辦人的家族成員。公司品牌是創辦人個人擁有,公司需要支付他來使用。這種種都減低了WeWork的市場吸引力。

  一個企業的價值不但是要看準市場機會,其經營手法,管治方式也會直接影響到企業的價值,甚至投資者的投資意欲。

SEII副總裁

葉德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