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享創未來——宅經濟救活Airbnb

  細看Airbnb提交的上市申請文件,會發現短租市場發生了一些轉變,從傳統依賴旅遊經濟,發展出新的一種工作生活度假的消閒生活模式。在疫情之下,很多公司容許員工在家工作不用再回辦公室,打工仔想出了更靈活的生活模式,有人選擇一邊度假,一邊工作。

  從Airbnb的業務情況顯示,2020年初疫情開始打擊全球旅遊業,而Airbnb的業務亦大幅受創,但在短短的兩個月內Airbnb業務竟然呈現反彈情況。

  疫情並沒有令旅遊完全消失,國內及短途的旅遊成為了消費者的選擇。旅客沒有選擇防疫措施限制較為嚴格的酒店,而轉向選擇Airbnb所提供的住宿,因此我們見到Airbnb的業務能夠保持的原因。

工作度假新模式

  旅遊與生活的界線開始模糊化,居家辦公模式開始演化為居住任何地方辦公。Airbnb的調查發現有60%租住28日或以上的長期住宿旅客,在入住期間需要工作或上課。

  很多這些旅客是希望在疫情中租住長期住宿轉換環境,一方面轉換住宿環境有度假的感覺,另一方面可以繼續工作和上課。

  這種工作度假的生活是否可以長期繼續維持,很多經濟學家認為會非常困難,因為他們都預計疫情過後,大家將會回到公司實際所在的地方工作。

  雖然可以遙距工作的職位有增加的趨勢,但始終企業總會要求員工定期需要在公司出現。

  這種因為宅經濟所衍生出來的市場需求救活了Airbnb渡過疫情,但Airbnb在疫情結束之後,未必可以保持這些因為宅經濟所帶來的新驚喜,往後還是要繼續解決過往在原有業務上的種種問題。

葉德賢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