娛樂大事件——抖音+Vlog的可能

  內地市場經過2018年媒體科普、明星示範、平台發力,影像網誌(Video Blog,簡稱Vlog)已脫離原本陌生的環境,被愈來愈多的人熟知,出門旅行拍段Vlog,也成為朋友圈中更多人選擇的打卡標識。

  在過去一年間,影片平台的鏖戰進入膠着狀態,超短片格局落定,新的內容形式、概念需要搶佔賽道,贏得可能,微綜藝、豎屏短劇、Vlog都曾被寄予過厚望,其中Vlog尤更。眼看Vlog接近沸騰,卻又漸漸回落。想要燒旺這一內容形式,面臨太多問題,諸如創作門檻高,頂部Vlogger稀缺等現實。此時抖音的入局,勢必又會帶來一波熱度。

  踏入去年下半年,平台開始相繼發力。微博在2018年9月發佈「Vlog博主召集令」,只要用戶在過去30日,發佈Vlog數量在四條以上,即可申請「微博Vlog博主」認證,鼓勵用戶進行Vlog創作。

  bilibili(B站)也推出自己的30日Vlog挑戰;短片工具VUE也趕着風口,改名為VUE Vlog。我們知道,抖音內容最大特點就是人格化,而這與Vlog一樣,所以Vlog內容更能在抖音上找到受眾,而抖音也能藉此豐富內容生態,「抖音的15秒是以內容分發吸引用戶,而一分鐘會幫助建立達人與粉絲的關係,更多以人為核心」某業內人士如此說道。

  抖音私域流量的軟肋,使粉絲粘性不高,尤其在與快手的對比上,而Vlog內容積累的都是私域流量,這也有助於抖音補缺短板,當用戶忠誠度提升,電商、變現也就不是問題。

傳遞娛樂總裁

趙文竹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