趙文竹 - 影視減產 「劇場化」路在何方|娛樂大事件

據國家統計局網站消息,2021年內地生產電視劇194部6736集,2020年為202部7476集,2019年則生產254部10646集,無論是部數還是集數已連跌三年。同時涉案劇、懸疑劇、軍旅劇和涉獵其他公職部門的劇類,本身屬於風險題材,報備手續繁多,過審率相對較低。據了解,今年片平台的減產量頗大,尤其是定制劇和腰部劇方面。

在此情況下,若劇場無法達到基礎規模,那做劇場意義也會縮減。劇場化對平台控制成本的推動作用是客觀存在的。過去版權競購帶來的內容成本支出造成了內捲困境,但現在「愛優芒」的劇場片單裏,超過80%的劇集為自製或聯合製作。2018年「愛優騰」三大平台自製劇佔比首次超越版權劇;愛奇藝在2021年首季內容成本為54億元,下降約8%,劇場化建設對成本控制的效果不言而喻。

劇場化最直接的影響還是給平台大規模自製劇的製作提供了一種標準:內容如何量產、創作如何量產等。很顯然,在平台佔據市場大份額時,建設劇場必定要做好自製劇。當下女性題材成市場熱門,可以走出傳統道路;或是緊貼現實主義,例如懸疑探案劇《獵罪圖鑑》中,許多事件都源自真實事件改編。另外是創作如何量產,「當自己不夠優秀時,都是從模仿開始」,當下較為便捷的方式便是進行各種IP的改編。此外,從結構上可以佈局精品化短劇賽道,精減集數、創作「小而美」、高概念的精品短劇。

雖然劇場建設已進行了幾年探索,但對於影視平台來說,劇場模式仍是「摸着石頭過河」。若果選擇劇場,那提高產品質量,將劇場做成品牌,甚至是招牌,才是長片平台應追求的目標。
趙文竹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