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作之合——國際大鱷及政府干預

  金融市場有一種說法,是在自由市場原則下,政府不應作出干預。然而,過去國際金融大鱷進攻香港金融體系時,為何政府應當在適當時候加以干預?

  1998年金融風暴,多國政府受金融大鱷攻擊,經濟陷於崩潰。同一期間,俄國政府決定債務違約,並讓盧布自由浮動,容許盧布短時間內大幅貶值。當時大量機構投資者借入低息的日圓,買入高息的俄羅斯債券;所有持有大量俄債長倉的投機者受重創,因為盧布大貶值及債券違約,造成嚴重損失。這也是其後著名的長期資本管理公司(Long-Term Capital Management, LTCM)被迫倒閉的原因之一。

  因為很多銀行以高槓桿方式提供彈藥給炒家大鱷,所以紛紛「收水」,減少或取消信貸額。水源被截,正在亞洲打得興起的投機者須即時大量斬倉。炒家潰退,日圓兌美元即急漲。平倉撤退之舉也見於香港和其他亞洲市場,港元息率回歸正常,恒指回升,未平倉的期指合約數目回落,亞洲金融大戰此際結束。事實上,若非香港政府受上天眷顧,幸運地遇上LTCM倒閉,令大鱷首尾不能兼顧,金融大戰是否仍要拖延時日也未可知。不過在印象中, 從來沒有一個政府有能力成功托市,而當時香港在堅守自由市場原則下,以外匯儲備成功擊退大型炒家;證明在非常時期,是需要有形之手干預。

  其中最著名的金融大鱷索羅斯,1998年就在香港慘敗;21年後今天,以差不多90歲高齡的他,仍未改其對中國及香港的敵意。最近他對《華爾街日報》表示「我對打敗當下中國的興趣,超過了對美國的國家利益的關心。」由此可見其狼子野心。

余擎天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