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崙港——監管機構除牌霸業

  今年主板連創業板遭除牌公司高達十九間,創十年新高,其中由二○一八年推行的新制除牌公司就有十二間,引起金融界爭議。有人幸災樂禍讚賞新除牌制度,在前置式監管手法下雷厲風行,但也有更多人質疑新制度矯枉過正,充份體現主觀人治精神。

  有效的除牌程序,可把不務正業或把股價舞高弄低榨取小股民的劣質公司逐出市場。但聯交所過於依賴市值及盈利,去衡量一間上市公司是否穩健,雖然有助盡快找出問題公司,卻影響投資者去投資細價股意欲。這些公司難以集資,股價持續低迷,形成惡性循環,間接引發更多公司被逼停牌繼而除牌。證監會理論上的出發點是保護小股民,結果卻是損害小股東利益,違反公眾利益精神。

  於現行制度下,聯交所可把被停牌達十八個月的發行人除牌,既可設置特定期限要求發行人補救,亦可在「特殊情況」下即時除牌,這些公司會在指定「補救期」結束後兩至三周被除牌。當中的「特殊情況」、除牌前的停牌時間、補救期等制定均欠缺透明及標準。遭停牌公司由於時間緊逼及礙於監管機構「搬龍門」的監管,往往難以尋找「白武士」,去年更有遭要求除牌的上市公司,批評聯交所未有給予足夠機會辯解,觸發小股東遊行及維權行動。

  由於《上市條例》沒有明確定義維持上市地位足夠資產及業務,導致很多潛在被停牌公司沒有危機意識,還以為自己無病無痛,快樂健康生存。據筆者了解,可能有達六百多間上市公司危在旦夕。

金融發展策略研究所所長

詹劍崙


hd